kiinkyoflo

不在眼前,也在心上

【赫海】Pas de deux (3)

一个字数1W+了男主们没有跳舞也没能谈恋爱的故事



明星赫 X 古典舞舞者海





清晨六点,李赫宰坐在自己的车里,皱着眉喝完最后一口美式咖啡,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的高楼,等着里面的人出门上班。

 

 

 

昨天演唱会之后的聚会以一种极为戏剧性的方式宣告结束。在李东海摔门离开后,休息室里的哥哥们面面相觑了许久,也没有再继续聊下去的心思。



李赫宰眼疾手快地拽住了准备离开的金希澈,笑嘻嘻地说突然有急事要回一趟自己的家,央求和自己住同一个小区的金希澈把自己也顺路带回去,就不劳烦经纪人再多跑一段远路了。



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金希澈自然看穿了李赫宰的心思,迟疑了片刻却也没拒绝,向利特以及经纪人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和李赫宰勾肩搭背的离开了。



坐上车之后,李赫宰强忍着向金希澈打听李东海消息的心情,一路上默默地数着街边的路灯。在数到第100个的时候,他咽了口口水,试探着抬头看旁边哼着歌的金希澈。



“希澈哥……你弟弟一个人跑回家你不担心吗?”



等了一晚上终于等到李赫宰开口的金希澈笑出了声:“你怎么不问问我担心不担心弟弟闹脾气心情不好啊?”



“啊,那哥你担心吗?”



李赫宰开口的瞬间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金希澈耍了,不满地瞪了一眼兀自笑得停不下来的金希澈。



“行了,你别瞎操心了,东海那孩子没生气,就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明天睡醒了就没事了。倒是你,”金希澈扭头看了一眼李赫宰,“你今天晚上喝假酒了啊,一个劲儿往我这边跑,咱几天没见啊你就这么想我?”



李赫宰嘟囔着反驳:“我才不是去看你……”



“那你果然是为了去看东海。”



“……”被金希澈戳穿了心思的李赫宰不承认也不否认,靠着椅背沉默了许久,沉吟着开口:“就是感觉很想认识这个人,很想和他变成朋友。”



一晚上听了两次这句话的金希澈无语地撇了撇嘴:“这话李东海今晚也和我说过。我话还没说完你别激动,你今天过去找我的时候他正想让我带他去后台,说想见见你……呀李赫宰你别在老子的车上瞎蹦哒!”



李赫宰在金希澈杀人的目光里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深呼吸了一下问道:“他为什么想见我啊?”



“那孩子的脑回路一直清奇我怎么可能知道?”金希澈把车缓缓停在车位里,熄火之后却也不急的下车。



得知自己心心念念了一晚上的人也和自己有着一样的心思,李赫宰傻笑着坐在座位里忘记下车,直到金希澈没好气地伸手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脸。



“难怪正洙说看见你的笑总想消灭掉,原来真的很惹人讨厌啊。”



“哎,好端端的怎么就外表攻击了?”李赫宰委屈兮兮地揉揉自己的脸,“哥,你能把东海的联系方式给我吗?过两天我想约他出来见个面。”



“你俩聊了一晚上你都没要到电话李赫宰你行不行啊?”



“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嘛!”



“联系方式我是不会给你的,有本事自己去要知道了吗?”金希澈揉了揉李赫宰的脑袋,觉得手感挺好就忍不住多揉了几下,“你说你,想问我东海的联系方式找什么理由不行,非说你要回家住,也不想想自己日本南美瑞士飞了一圈,一个多月没住人的家脏的还能住吗?行了,去我家和希范挤挤睡吧!”



李赫宰听到金希澈说的话楞了一下,随即打消了等金希澈离开后再坐出租车去宿舍呆一晚的念头,抬手振臂高呼:“哥我爱你!”



“闭嘴吧。你都快三十的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李东海也和你一样,晚上发脾气跑的时候也不说把我的车开走,都不记得自己的车送去保养了他明天怎么上班。”



“哥我可以送他去上班的!”



“无事献殷勤。”



“就当是替哥哥排忧解难照顾弟弟啊!”



“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我信的。”



“东海每天六点半就要出门上班……”



“哥我起得来的!”



“行吧,你要是真的乐意就去吧,不然我还真的放心不下东海一个人去上班。他家就在你家对面的那栋楼,你明天出门的时候别吵醒我啊。”和李赫宰交涉结束的金希澈按开电梯走了进去,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撒浪嘿呦金希澈!牛奶皮肤金希澈!”意外解锁额外任务的李赫宰一时间兴奋的说不出话,只能在金希澈身边手舞足蹈地转着圈。



“免礼平身吧臭小子。”

 

 

 

李东海低着头走出电梯门的时候,对着手机上的6:30满意地笑了笑——然而下一秒他就收起笑容,对着自己眼前空荡荡的车位愣在原地。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起来两天前他把自己的车送去保养,昨天晚上又只顾着不好意思以至于在溜回家的时候忘记了按照和希澈哥的约定把他的车开走。



三十三岁的李先生无助地站在冷冷清清的地下室里,表示有一点想哭。



急迫的时间没有给李东海更多继续悲伤的机会,他耸了耸鼻子,无奈地拨通了曺圭贤的电话,在拜托对方替有可能会迟到的自己向韩庚哥请假被拒后,一边听着忙内大笑着吐槽“东海哥帅但是傻”,一边生无可恋地匆匆向楼上跑去,准备坐地铁去上班。



所幸电话那边的曺圭贤最终还是在金厉旭的高声威胁的背景声中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李东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推开楼宇门闷头冲了出去。没跑两步,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汽车喇叭的声音。他慌忙往旁边跑了两步给车让路,却发现一辆黑色的车慢悠悠地停在自己身边。



车窗降了下来,李东海有点惊喜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李赫宰,但是更多的却是疑惑。



他眨眨眼睛,问道:“你……?”



李赫宰有些挫败的看着眼前人脸上的迷茫,“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我们昨天晚上才见过的。”



“没有没有,我记得你,银赫。”李东海说完后点了点头,以示肯定。



“我开玩笑呢,你别太在意,”李东海突如其来的真挚让李赫宰没由来地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清清嗓子,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副驾驶,“快上车吧,希澈哥让我送你去上班。”



“真的?”李东海虽然还是有点迷糊,但在听到自己哥哥的名字之后还是决定上车。毕竟韩庚哥的怒火他承受不起,而驾驶座上的银赫恰好也是自己的朋友,坐上车后的李东海这样告诉自己。



李赫宰的车开的很平稳,车内暖暖的温度和淡淡的香气让昨晚睡眠严重不足的李东海不由得打起了瞌睡,他默默算了算到工作室的时间,确认还能匆匆补个觉之后,就毫不犹豫地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椅子里一头扎进梦乡。



李赫宰在红灯处停下车的时候,扭头看向一路上格外安静的李东海,却发现身边的人已经团成一团睡着了。他好笑又无奈地看着眼前睡得毫无防备的李东海,穿着橙色卫衣戴着帽子的男孩儿在李赫宰眼里像极了一颗甜甜的大橙子,让他想要凑过去捏一捏。



可是他却只能忍下心里的躁动,身后接连不断地鸣笛声提醒李赫宰绿灯已经亮了,他咬着牙收回了即将落在李东海身上的右手,伸手调高了些许车里的温度,将车开得更加平缓。

 

 

 

李东海醒来时,车里舒适的温度让他在睡梦中出了一身薄汗。他一把摘下头上的帽子,揉了揉揉眼睛,一瞬间不确定现在的自己在哪里迷茫的打量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意识到自己在上班的路上打了个盹。



哦不对,李东海探头看了一下眼前熟悉的大楼,确认自己已经到了。他手忙脚乱地翻出自己的手机,发现自己还没有迟到后,立即打开车门准备跳下车去上班。



然后他就被人拎着衣服领子揪回了座位。



被车外的冷风蓦然一吹的李东海终于理智回笼,想起来今天来送自己上班的不是自家亲哥,连忙扭头对旁边座位上的银赫表示感谢。



被眼前人睡醒之后的迷糊样子逗得心都化了的李赫宰顾忌对方的面子,没好意思当场大笑出声,只能强忍着笑意,递给了李东海一杯自己刚下车买好的咖啡,还顺手替人吧帽子重新戴好在头上:“这杯咖啡你带去喝吧,外面冷,你刚出了汗别吹风,小心感冒。”



“哦,啊,谢谢啊!”李东海低头看着手里的咖啡,呆呆地说。



“行了,快去上班吧,刚刚你的手机响了,是有人在催你吗?”



“嗯?”李东海再次检查手机,才发现几分钟前来自曺圭贤和金厉旭的未接来电和短信,在看到韩庚哥今天提前到了练习室的消息之后吓得一抖,没来得及好李赫宰告别就匆匆跑下车。



李赫宰看着李东海迅速窜出去的背影终于笑出了声,抱着肚子趴在方向盘上笑到几乎流出眼泪,直到去而后返的李东海敲了敲自己的车窗。



“怎么了东海?落下东西了吗?”李赫宰擦了擦眼角的泪,走下车问道。



“没有啊,”李东海狐疑地打量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完全收敛了笑容的李赫宰,觉得自己的这位新朋友虽然有点神出鬼没还有点性格奇怪,但是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我只是忘了和你说,你真是个好人。”



猝不及防被发好人卡的李赫宰楞了一下,拉住了说完话之后自顾自就要离开的李东海:“你什么时候下班?我还是接你回家吧。”



李东海摆了摆手,“不用麻烦啦,我的同事会把我送回家的。”



“我今天刚好要在附近办事,你下班我把你捎回家就好。哦对,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们住一个小区,我家就在你家对面,很方便的。”



“还是不用了,我最近下班很晚而且时间不固定。你昨天刚开了演唱会,今天早晨又一大早来送我上班,肯定很累的,快回家休息吧,晚上不用等我下班了。”



“哎……”李赫宰站在原地,无奈地看着三下两下跑远地的李东海,低声说出了没机会被另一个听到的后半句话。



“那你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在只见过一面的人的车上睡着了也挺危险的小朋友们别学乖

评论
热度 ( 40 )

© kiinkyof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