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nkyoflo

不在眼前,也在心上

【赫海】Pas de deux (2)

一个关于跳舞和爱情的小故事



明星赫X古典舞舞者海




演唱会开得很成功。



观众席的灯光逐一亮起,金希澈心满意足地摇晃着脑袋坐回座位里,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应援棒放进随身的包里准备离开的时候,终于想起了过去两个多小时里被自己遗忘在脑后的弟弟。他急忙向身侧看去,就看到李东海把自己缩成一团塞进座位里睡得迷迷糊糊。



金希澈心疼地看着弟弟眼睛下方的青色,下一秒毫无犹豫地一个巴掌拍过去:



“小傻瓜,醒醒!”



李东海睁开眼的一瞬间被头顶的灯光刺的抖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睡着了以后抬手擦了擦嘴角。



“清醒一点了吗?你一会儿自己开我的车回家吧,还可以坚持到回家吗?”



“我可以的,对不起啊哥,陪你来看演唱会结果睡着了。”李东海原地跳了几下,揉了揉眼睛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别这么用力揉眼睛,”金希澈抬手拦住李东海,“今天是我不对,不应该非要带着你出来玩。”



李东海闻言,翘起嘴角满不在乎地笑着:“哥说什么呢,我也想一直陪着哥呀。”



“行了,你快回家吧!”原本心疼弟弟的金希澈看着眼前这个宝贝的笑容终于失笑出声,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哥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我和正洙说好要去后台探班的。”



“哎,那在后台能见到他吗?”转身准备离开的李东海突然转了回来,举起自己手里一直抓着的手幅,歪头问道。



“……能吧?”



“哇!”李东海喜笑颜开的振臂高呼,“哥!你能带我一起去后台吗!”



金希澈对李东海突如其来的兴致表示一头雾水:“你去干吗?你不是一直说明天还要早起去排练吗,赶快回去睡觉。”



“哎呀哥你就带我去吧!”李东海彻底清醒过来,“我想见见他。”



“见他干什么啊,你哥就是明星你还对别的艺人好奇啊?”金希澈弯腰把李东海丢在椅子上的围巾捡了起来,把李东海拽到身前用毛巾围了个严严实实。



李东海乖乖低头让哥哥给自己带围巾:“不是好奇,就是感觉很想认识这个人,很想和这个人马上变的亲近起来。”



“你……”金希澈想了想李赫宰平日里清冷疏离的样子,咬了咬牙还是决定拒绝李东海的请求,“银赫今天开完演唱会肯定很累了,你别跟着我捣乱了,快回家吧……”


 

“希澈哥?”



继续哄着自家小祖宗乖乖回家的金希澈冷不丁听到自己的名字,猛地跳起来向后看去,就看到全副武装的李赫宰在距离自己几步的地方冲自己招手。



“希澈哥,特哥被公司代表叫去谈话了,让我来接你去后台。”李赫宰走上前,摘下墨镜向金希澈点头示意,同时不露声色地打量了一下躲在金希澈身后的李东海,伸手把金希澈放在椅子上的书包拎在手里。



“好啊好啊,谢谢你啊!哥我们快走吧!”



李东海大眼睛转了一圈,发现这是一个失不再来的好机会,不由分说拖着自己哥哥准备跟着李赫宰走。



“哎!”金希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兴冲冲的李东海地拽了个趔趄,却也只能稳住身形一脸无奈地向后台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孩子长大了呢。”今天的金希澈先生也表示非常心累。

 

 

 

一行人沉默地走到后台的时候,休息室里已然是庆典的氛围。金希澈隔着休息室的门,在一片嘈杂声中听到了艺声颇具穿透力的大笑声,瞬即被点燃了打闹的心思,抽出来被李东海拽着胳膊推开门冲了进去。



“哥?”



李东海几乎在迈出今晚走向后台的第一步之后就感到了异常的后悔和难堪,他一路上都在紧张兮兮地掐着金希澈的胳膊好让自己的表情不会看起来太不自然——但愿他最爱的哥哥明天一大早不会举着自己淤青了的胳膊来找自己索命。



而李东海今晚的不适感在金希澈突然甩下自己冲进休息室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他手足无措的愣在休息室门外,身侧站的是他今晚格外想结识的一位陌生人,当然他希望这只是一个暂时的定义。但转眼想到自己今天还在对方的演唱会上迷迷糊糊地举了一整晚他的手幅,最后甚至摊在椅子上酣然入睡的不良行为,李东海一声哀嚎,挫败地把自己埋进围巾里,暗骂了一句机不逢时。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好听的低笑声。



李东海茫然地抬起头,不解地扭头看向李赫宰。后者撑着自己的额头笑的无奈,感受到身边打量的目光后,抬起头迎上李东海更加疑惑的视线,清清嗓子说:“这几个哥好久没聚在一起了,这下怕是要闹到后半夜了。”



“啊,啊是吗,没关系的。我等等就好。”李东海突然不知道自己的手脚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只好来回扯了几下自己的围巾。



李赫宰更加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怯生生的如同刚出生的小动物的男孩,脸上的惊慌和今晚在自己演唱会上理直气壮睡着了的样子判若两人。



“突然想起来还没和你打过招呼,你好,我是银赫。”



“你好,我是李东海。”李东海挠了挠头,想要努力挤出点什么把对话继续下去。



“你是希澈哥的……?”



“啊,我是他弟弟。”



“这样啊……”李赫宰点点头,发现自己也找不到新的话题。前不久还在舞台上谈笑风生甚至能来一段单口相声的李赫宰先生面对此情此景,觉得自己曾经学过的艺能技巧简直毫无用处。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李东海终于下决心打破眼下的尴尬境地:“今天的演唱会挺精彩的。”



“真的?谢谢你的夸奖。”



“不客气,真的挺好的,我……”



“可是我看到你在演唱会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开心啊。”



李东海正为自己终于引出了一个话题而感到开心,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被李赫宰打断。



李赫宰观察着李东海一瞬间僵硬的表情,忍着笑意故作认真地继续说道:“你一直板着脸,脸上的表情写着无聊,我还以为你讨厌今晚的演出呢。哦对了,你后来还睡着了对吧?我们的演唱会对你来说是真的挺精彩吗?”



“我……”李东海顿时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今晚的行为。



李赫宰看着眼前怂成一团的男孩,在心里忍不住大笑起来。他虽然奇怪于自己为什么会魔怔了一般在演唱会的进行中频繁被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夺走注意力,仔细揣摩他的表情变化以至于差点错过自己的part,演唱会结束之后更是因为想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他,放弃了回休息室里好好休息一会儿的机会,代替经纪人冒险跑到观众尚未完全离场的观众席上找金希澈,到最后甚至在和他一起走回后台的路上挖空心思地想和他搭话,但是,现在,李赫宰探头看了一眼眼前人因为不好意思而蒙上一层水雾的大眼睛,收起了自己持续了整晚的诡异心思,认真思考要不要向自己刚刚一不小心逗过火的人道个歉。

 

 

 

各有心思的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安静地低头打量着自己眼前的一方地板,直到利特开完会回来,才顺手把两个杵在门外的小傻子拎回休息室。



环境的骤然变化给李东海带来了开口说话的契机,他抬起头看了看进门之后就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新朋友银赫,咬咬牙一步一步蹭了过去。



李东海站在李赫宰面前,伸出手迟疑地在后者面前晃了几下,在对方抬头看自己后,语速飞快地把自己刚刚整理了好几遍的腹稿背了出去:“我不是故意在你的演唱会上睡着的,我只是最近因为工作太累了,才一时没忍住。但是你们的演唱会真的很棒的,我听我哥说你还是这次演唱会的总导演,你真是太厉害啦!” 



低头琢磨了许久如何道歉的李赫宰甫一抬头,就看见了自己道歉对象面色陈恳地站在自己面前,软软糯糯的小奶音低声对自己说着自己的歉意。头顶的灯光越过眼前人的头顶洋洋洒洒地洒了下来,让他不由得感到一阵眩晕。



我好像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李赫宰按了按自己的心脏,嘴角弯起了好看的弧度。

 

 

 

上蹿下跳了整晚的金希澈在夸奖过崔始源的演技,和艺声约好了一起打游戏的时间,和神童敲定了下次录制节目的内容,抱着利特哭诉了许久思念之情之后,终于想起来自己的弟弟似乎被自己丢在了门外。



准备跑到门外捡孩子的金希澈才走了一步,就看到李东海和李赫宰缩在角落里有说有笑。



一瞬间金希澈不知道自己应该放心弟弟没丢,还是担心弟弟被李赫宰拐了去。



但是金希澈知道现在应该把李东海带回身边来。



李东海正支着脑袋听李赫宰讲到公司左边第二条巷子里有特别好吃的炒年糕,猝不及防就被自己哥哥拎着脖子提了起来,然后拍拍脑袋示意自己和一屋子里的哥哥们打招呼。



李东海向李赫宰投去了一个一会儿继续聊的眼神,乖乖地低头鞠躬问好。



“怎么之前不见你把他带出来啊?”站在最前方的艺声面带笑意地对着李东海点了点头,转头责难金希澈不早点吧弟弟领出来一起玩。



金希澈坐回利特旁边的椅子,懒洋洋地回应:“我倒是想啊,这孩子自己不乐意啊。”



“为什么?”这次发问的是鲜少在成员们私下聚在一起时开口说话的李赫宰。



“他说他对这些舞蹈不感兴趣。”金希澈笑了一声,“我总是想带他去公司的练习室里看看你们跳舞,可他一直嫌弃你们的舞没意义。”



“恩?”李赫宰想起了李东海在演唱会上面色不善的样子,揶揄地看了一眼房间正中央的李东海。



“可不是啊,这孩子是跳古典舞的,整天在我耳边念叨舞蹈最重要的感情的投入什么巴拉巴拉的,每次我拉着他想让他看看当下流行的舞的时候,他总是凶巴巴地说我一点也没有品味,没有感情的跳舞完全称不上是舞蹈什么的,我是真的理解不了他的这一通大道理。”



“本来就是啊……”被哥哥好一顿吐槽的李东海不满地撅起了嘴,“哥你每天看的那些女团舞和晚上八点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有什么区别吗?”



金希澈腾地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呀!就你小子每天跳的舞就是最有意义的吗!”



李东海不甘示弱,叉着腰吼了回去:“当然啊!我用感情跳的舞当然最有意义的啊!也就哥你这样完全不懂感情的人才会喜欢那些乱七八糟的舞吧!”



“看吧看吧,他就是这样,你说到跳舞就是上纲上线的。”金希澈看着弟弟奶凶的样子笑的几乎躺倒在椅子上。



“哥你怎么这样啊!我在很严肃地和你说话啊!”



“好了好了,哥知道了,好吧?”



李东海盯着全身上下体现出满不在乎的哥哥,又看看其他哥哥们眼中完全包容的笑意,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李东海挠了挠头,想要继续解释一下自己的看法,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来二往之下,焦急的几乎要哭出来。



“啊不管了!我要回家了!”更加慌张的李东海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跺脚从休息室里跑了出去。他听到了金希澈在自己身后让自己留下来的声音,也依稀听到李赫宰叫着自己的名字,追着自己跑了出来,但是此刻急于离开的李东海全然无暇顾及这些。



他只想躲开这个尴尬的境地。




演唱会睡着当然不是真实存在的


下一章就开始跳跳舞谈谈情吧




评论 ( 1 )
热度 ( 38 )

© kiinkyof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