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nkyoflo

不在眼前,也在心上

【赫海】Pas de deux (1)

争取做今日最晚的生贺

东嘿嘿啊  今天……生日快乐




一个关于舞蹈与爱情的小故事


明星赫X 古典舞舞者海

 

 

 

 

李赫宰坐在观众席上,左手无意识地敲击着手里的牛奶盒,眯着眼盯着舞台上或明或暗的灯光,小声和坐在左侧的灯光老师逐一确认舞台设计的最后细节。

 

“特哥solo的时候把所有灯光都关掉,只留一束宝蓝色的顶光打在他身上就好,辛苦了。”李赫宰点点头送走会后台做准备的灯光老师,握着草莓牛奶送到嘴边想要润润嗓子,另一只手却先于他的速度抽走了牛奶盒。


利特把手里的保温杯递给李赫宰,顺手揉了揉弟弟毛茸茸的脑袋:“一会儿就要开演唱会了,你还敢喝冰牛奶啊?”


“这不是忙着敲定细节,一时没注意嘛,”李赫宰乖乖喝着保温杯的温水,抬头看着自己刚刚退伍回来的哥哥,心情很好地笑着,“哥一会儿穿着白衣服,站在宝蓝色的灯光里唱歌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好好好,我相信银赫导演的品味。”利特索性坐了下来,上上下下打量着舞台上的布置,歪着头欣慰的笑了起来,嘴脸露出了好看的酒窝。


“他们呢?”李赫宰喝尽了杯子里最后的水,拧紧杯盖站了起来,“我们去舞台上吧,最后再彩排一次。”


“艺声在控制台调音,神童去检查VCR,我这就通知他们,经纪人说始源那边片场出了点小意外,需要延迟一会儿,结束后会马上赶过来。”


“咱们这个忙内啊,每次回归都撞上拍戏,真不知道公司怎么安排的。”李赫宰听到崔始源的行程,心疼地皱起了眉头。


利特抬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再坚持一下吧,等我们自己的厂牌谈下来了,行程就可以自己做主了。哎,我差点忘了,希澈今天要来看演唱会,但一会儿演唱会结束了公司代表要来找我,我抽不开身去找他,你找永善哥把他接到后台等我。”


“希澈哥――?!”

 

 

 

“希澈哥,我求你了你放我回家吧……”

李东海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熙熙攘攘的粉丝,低头按亮手机看了看时间,哭丧着脸挂在金希澈身上,“哥我明天还要早起排练,我今天睡晚了明天一定起不来,到时候排练去晚了韩庚哥一定会揍我的……”


“说得好像你平时排练不迟到一样。”金希澈摘下自己的墨镜,似笑非笑地白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大型挂件。


拽着他哥的胳膊晃来晃去的李东海顿了一下,探头蹭了蹭对方的肩膀继续哀求:“但是现在不一样啊,舞台剧再过几天就要上场表演了,韩庚哥最近凶的六亲不认。”


“哎呀,你和他撒个娇不就行了?”金希澈瞪着李东海,忍了忍没把他从自己的胳膊上扒拉下去,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捏了一下李东海的脸。


“我又不是你,撒娇没用的……”李东海闻言嘟起了嘴,脸上写满了委屈。他张张嘴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在金希澈颇具威慑的眼神中乖乖低头闭嘴。


金希澈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终于安静下来的弟弟,顺利从对方手里挣脱:“你乖乖站在这里,不要乱跑也不要趁机溜回家,我离开一下马上回来,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李东海敷衍地点点头,目送着金希澈三下两下窜的没影,扭过头绝望地看着周围叽叽喳喳地说笑着的少女们,准备摒除一切噪音,把明天要排练的舞蹈动作在脑海里回忆一次。


等他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一个陌生的小姑娘笑眯眯地站在自己面前。


李东海下意识地扭头去找金希澈,无果之后硬着头和依旧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小姑娘说:“有,有事吗?”


“我发现你刚刚一直在看我们的应援站哎,也是银赫哥哥的粉丝吗?”小姑娘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应援摊子,笑着递给李东海一把应援扇。


李东海一头雾水地接过应援扇,看着扇子上的少年露出粉红色牙龈的笑容,灿烂明媚的样子让他不由得跟着微笑起来。


“啊~果然是珍贵的男饭啊……”小姑娘乐呵呵地背过手,给刚刚和自己打赌的姐妹们比了个胜利的V。


李东海一抬头小看到姑娘咧开的嘴角,感到手足无措:“哎?不,我不是,你误会了。” 


“兄弟,你都来看演唱会了还害羞什么啊,等等,你怎么没有应援手幅啊!”小姑娘发现李东海除了应援扇就没拿任何应援物,跑回自家站子的摊子上抽了一张手幅塞进李东海手里,“来,拿着。”


李东海捏着手里突然多出来的东西感到更加慌张,连忙双手一并递了回去:“别别别,你不用送我这些的。”


“那怎么行!你来看演唱会不拿应援物,哥哥怎么会看到你,感受到你的支持呢?哎呀大家都是喜欢哥哥的,你就别和我客气了。”小姑娘干脆扯过李东海的胳膊,强势地把东西又塞进对方手里。


“好,好吧,谢谢你啊。”李东海挠了挠头,对于小姑娘突如其来的热情感到一头雾水,却也实在不好意思拂了小姑娘的面子,只好抿嘴笑了笑表示感谢。


“都说了别客气了,我们做这些本来就是要送给哥哥的粉丝们的,一会儿努力给哥哥应援就好了。”小姑娘大大咧咧地摆摆手准备离开,心里还暗自感慨着自家男粉的颜值真是太高了。



金希澈拎着一大包拜托自己助理买好的演唱会应援物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弟弟呆愣愣地站在路边,低头仔细看着什么。


“东海?你手里拿着什么啊……李赫宰的应援扇?”金希澈凑过去看了一眼,惊讶地瞪大双眼。


“嗯?这个啊?”李东海抬起头,把手里的手幅举起来给哥哥看,“一个小姑娘塞给我的,我决定还挺好看的,就留下来了。”


“这猴子有什么好看的啊?”金希澈撇了撇嘴,嫌弃之情溢于言表。他换了只手拎着的东西,刚想要揪着弟弟的袖子拯救一下他的审美,却发现前方的队伍已经开始慢慢移动,“哎!门开了门开了!”


李东海捏紧了手里的扇子和手幅,也开始挪动自己的步子。虽然他到现在还是认为今晚的境况和自己的风格实在不搭,但是扇子上那个男人的笑容却让他对于今晚的演唱会生出了几分莫名的期待。


或许今晚会有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回忆,李东海最后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扇子,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我有点紧张。”艺声低头整了整自己衬衣上长长的飘带,站在屋子正中央频繁地做着深呼吸。


“哥你身上的首饰太多了。”李赫宰最后核对着演唱会的流程单,头也不抬地说道。


“呀!臭小子你找揍啊!”艺声瞬间破功,冲过去想要揍一顿那个飘在天上的弟弟。


“三明治吃吗?”神童兴致缺缺地看着眼前每天上映一次的猫和老鼠现场版,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就着这个精彩表演再吃一个三明治。


“孩子们啊,安静点吧……”利特摊在沙发椅上,扭头看了一眼乖乖坐在一旁化妆的忙内,“始源啊,今天晚上还能撑得下来吗?”


崔始源乐呵呵地笑着,拍了拍自己胳膊上的肌肉示意哥哥不要太担心:“没问题的哥,我一定会好好表演的。”


利特张了张嘴想要继续叮嘱几句,却被敲门进来的经纪人打断。


“该准备上场了。”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银赫整了整因为打闹变得有些凌乱的衣服,走到门口轻声问着。


“非常好,”经纪人向来平静的脸上满是难掩的激动,“座无虚席!”


李赫宰闻言终于放下了悬在半空中的心,和走到自己身边的队友们逐一击掌:“走吧!”

 

 

 

李东海好整以暇地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扭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声鼎沸的拥挤座位,心里默默感恩著名MC金希澈先生刷脸从内部人员那里买来的这两个相对安静的座位。


但是,还是太吵了。


李东海又默默坐了几分钟,终于接近崩溃的捂着耳朵缩在座位里不想动弹。


金希澈扭头看见李东海脸上的不自在,伸出手抚平他皱起的眉:“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环境,但就当是人生新体验了。嗯?”


李东海扯起嘴角笑了笑,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窝在椅子上,没精打采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舞台。


突然,会场中的灯光暗了下去,应援灯亮起的同时耳边的尖叫声也渐渐归于安静。李东海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耳朵,支起身子看着舞台荧幕上的VCR。

 

 

 

李赫宰和他的队友们勾肩搭背小跑着穿过拥挤的后台,吵吵闹闹地挤在通向舞台的楼梯口,等待着开场VCR结束后走到台上。他小心翼翼地探着头看了一眼观众席,三层的演唱会会场一片耀眼而明亮的宝蓝色灯光。他轻轻舒了口气,突然发现今晚的自己担心着灯光效果,担心着音效问题,担心着演唱会的上座率,作为演唱会的总导演,这些担忧对于他来说再正常不过。


可是,当他现在舞台下,当他看着周围成员们脸上显然易见的紧张时,终于感觉到今天的自己有什么异常。


作为一个歌手,他站在自己将要登上的舞台面前发现,他感受不到丝毫的紧张。


或者是,他感受不到自己对舞台的热情了。


作为一名舞者,他曾经无比享受在聚光灯下尽情跳舞的时刻――然而现在――作为一名出道多年的偶像,他发现自己依旧跳着舞,依旧收获着无数的鲜花与掌声,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却几乎失去了舞蹈的热情与意义。


或许是太累了吧,李赫宰,或是即将走上舞台的银赫低头舞台苦笑,闭上眼甩了甩脑袋,理清心底的纷杂。


VCR已经接近尾声,粉丝们期待的尖叫声一声声传来,站在最前方的队长扭回头伸出自己的左手,“喊次口号吧孩子们。”


李赫宰最后长吁一口气,走上前和自己的成员们凑在一起,他伸出手覆在另外四个人的手上——这是他们出道以来就一直坚持的仪式。少年们抬起头,注视着彼此眼中闪耀着的光芒:


“都干掉!”

 

 

 

VCR结束后的舞台再次回归黑暗,金希澈在看到第一个走上台的利特时兴奋地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李东海眼疾手快地抱住自己亲哥的腰把他固定在座位上,“哥!你想被人发现然后上热搜吗!”


“这是你正洙哥退伍回来的第一次演唱会,我还巴不得能上个热搜替他炒炒热度呢。”金希澈虽然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但也规规矩矩地坐回座位上,端庄地如同壁中花。


李东海再三确认自己那不靠谱的哥哥不会继续做出什么惹人注目的行为之后,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想要认真看一会儿演唱会。


然而半个小时后,他果断宣布放弃。


舞台的灯光效果很燃,成员们的表演很完美,托vvip座位的福李东海甚至看清了每一个成员精致的服装细节。他承认这是一场非常棒演唱会,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演唱会到现在已经唱了整整四首歌了,每一首歌他试图听清音乐的旋律,却在经久不衰的尖叫声中选择放弃;他也试图分辨出舞蹈的具体动作,却在复杂的走位中头晕眼花。


两个心愿都没有被满足的李东海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扭头看了看挥舞着应援棒两眼放光的金希澈,确认他今晚的注意力不会停留在自己身上之后,举起进场前意外获得的手幅挡在自己面前,企图眼不见为净。

 

 

 

李赫宰今天晚上的心情很复杂。


虽然上台之前他曾经历了一番颇为深刻的天人交战,可是当他站上舞台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忘记了一切的烦恼。已经深入骨髓的舞蹈动作伴随着熟悉的音乐施展开来,游刃有余的欣慰也将他心中的烦躁削减了不少,让他甚至有闲情逸致开始观察台下的粉丝们。


在知道今晚金希澈会来看演唱会之后,李赫宰在舞台上就时不时地寻找着他的身影。找到金希澈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宇宙大明星的艳丽容貌在人群中固然显眼,但是最重要的是,一身鲜红色运动服的人真的很难让人发现不了啊!



李赫宰很快地锁定了金希澈的方位,跑到他座位正前方的伸展台上,隔空嬉笑着和那只蹦跳着的大红色的人影HighFive之后,保持着笑容像金希澈的右方看去——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手幅。片刻之后,手幅动了一下,露出了一张横眉冷目的脸。


这年头……黑粉也会来看演唱会吗?


李赫宰在返回主舞台的路上忍不住仔细思索。




豆奶:哇,这个小哥哥笑得真好看!

小盒:黑……黑粉?!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kiinkyof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