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inkyoflo

不在眼前,也在心上

【奇异玫瑰】 Amazing Grace (下)

我也很好奇这篇为什么会拖这么久……

但也终究给他们在我的笔下有了一个温暖的结局

不过……拖延症患者真的没救了,我老铁用100块作为“要挟”才促使我把自己按在手机面前填坑QAQ


===============================


华灯初上,Ross在和Carter最后一次确认过送往瓦坎达的合作协议毫无瑕疵,并且看着对方将厚度堪比大英词典的文件搬出自己的办公室之后,终于相信自己长时间以来的工作能够告一段落。他如释重负地解开领带,转着关节咔咔作响的脖颈,转身把自己砸进柔软的沙发里,拨通了Strange的手机。


“结束了?”


电话几乎瞬间被接起,对方略显低沉的的声音传来的同时也激起了Ross这些天强压在心底的思念。Ross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简短的应了一声。


“太好了,那我定个位子,庆祝一下Ross探员终于能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了。”法师的声音穿过一片熙熙攘攘传到Ross耳边,Ross听着电话那端略显委屈的声音不由得轻笑出声:“拜托,你这段时间不也全世界乱转没时间理我吗?”


“那就顺便庆祝一下Dr. Strange 终于有时间陪自己的男朋友了。”


“说起来,我拜托你,最好不要把位子定在那些正襟危坐的餐厅里。”


“不会,是在我们的酒吧。”


“好,我知道了。”Ross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几乎咧到了耳边,他从沙发上利落地翻身而起,走到玻璃窗前打量着自己微红的脸颊以及脸上无法掩饰的喜悦,歪着头听法师继续在电话里絮絮叨叨地说着分开的这些天里他的孤单寂寞。Ross抬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笑肌,低声说道:“但我无时无刻不再思念你,my love。”


Strange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他渐渐沉重的呼吸声和周围渐渐褪去的喧闹声。法师沉默片刻,轻了轻嗓子说道:“相信我们很快会见面。”


“你会等我吗?”


“当然。”法师停顿了片刻,把永远一词咽回了肚子里好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像一个思春期的初中少女,“我会穿着你送我的那身Burberry。”


“听起来今晚的约会还是会很严肃。”


法师轻笑一声,不承认也不否认:“路上小心。”


酒吧角落沉闷的钟声连续敲响八次的时候,Strange再一次小心翼翼地整理妥帖自己的领结,长吁一口气,抬头看向入口处。下一秒,大门被人推开,一个银灰色的身影走了进来。


Ross走进酒吧后很快就发现了坐在角落的Strange,见到许久未见的男朋友的欣喜让他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他伸手打了一个招呼以后,快步向对方的方向走去。


“Rose。”Strange站起身接过Ross手里的公文包,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的嘴角后拉着他坐了下来。


“还是两品脱?”Strange伸手召来酒保,扭头看向Ross。


“一品脱就好。”Ross松了松领带,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Strange,“我刚刚在来的路上突然想起来有件事没问你。”


Strange猛地握紧了手上的苏打水――因为他今天还有别的计划,所以不得不在酒保诡异且鄙视的打量中一次又一次地要求上苏打水,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几乎不敢和Ross直视:“额,事实上……我今天也刚刚好有事和你说……”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你藏在家里麦片袋子里的戒指打算送给谁。”


Ross一边表情无辜而困惑地打断法师的话,一边接过了酒保送来的酒杯,轻抿一口后放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气定神闲地看着因为自己的问题而面红耳赤陷入沉默地至尊法师。


“坐在这里。”十分钟的沉默以后,Strange终于抬起头,颇为豪气地把自己面前的苏打水一饮而尽,从座位上站起来对Ross说。


Ross点了点头,至尊法师刚刚的坐立难安很好的安慰了他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疲乏以及他无意中发现戒指盒之后或浅或深埋在心里的疑虑。他确实用了一个早晨的时间去思考那枚戒指的归属权,甚至在瓦坎达和黑豹殿下闲聊的时候装作无意地用“我有一个朋友”的俗套开场表达了一下自己内心的心里活动。虽然对方从没有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显然他自己家里那位堂弟让人更头疼――但是Ross探员还是很争气地想出了一个合适的解决方式。


就像现在,他注视着至尊法师几个闪身走进了酒吧舞台后的黑暗里,虽然有点迟疑,但纠结了很久的事情终于有了进展,让他悄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终于有时间好好的审视一下自己的这段感情。


长久以来Ross探员一直认为自己过着一份略显违和的生活,毕竟他当初握着牛津大学法律专业的文凭走进空军部队,摸爬滚打成为了王牌空军后又走进了CIA,长时间地充当着一位颇为普通的公务员,见过会飞的神,也见过天降外星人。当然,他也一直认为自己的生活中最违和的一部分,就是他那位超级英雄男朋友。


而现在,他的超级英雄换下了自己的斗篷和长袍,西装革履地抱着一把吉他站在灯光闪烁的酒吧舞台中央,低头和酒吧里的驻唱歌手说着什么。


“唔,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居然不是很违和。”被自己的想法愉悦到了的Ross举起了酒杯挡住自己嘴角抑制不住的笑容,继续看着已经坐在椅子上的Strange伸手在面前的话筒上拍了拍,确定有声音,然后,那已经铭记在自己的生命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今晚我在这里,想送出一个礼物。这个礼物,是送给我最爱的人的。”



Ross不知不觉放下手里的酒杯,盯着舞台上的爱人,因为对方的眼睛也不曾从自己的身上离开。周围的人显然注意到了这一切,所以他们热情地鼓起了掌,并且发出了善意且暧昧的哄笑声。


Strange在台上也轻轻的弯起了嘴角,酒吧里轻松友好的氛围很好的缓解了他心里的紧张,无论如何,虽然今晚的场景已经在他的脑海里模拟演练了无数次,但当他今天真正地坐在这里的时候,还是无奈又认命地发现自己心里的紧张不亚于他第一次拿起手术刀的时候。


“Kenny , ”Strange听到自己说,“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谢谢你没有离开*,谢谢你爱我,包容我,陪伴我,谢谢你的一切。”


第一个音符响起的瞬间,酒吧里的人们陷入了静谧。Ross有些惊讶看着舞台上低声唱着歌的至尊法师,虽然他一直相信自己的男朋友几乎无所不能,也知道他对于音乐的热爱和关注,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的超级英雄会坐在他们初遇的酒吧里,只为自己一个人唱着歌。
Ross歪着头静静地听着,Westlife的小夜曲似乎格外适合今夜窗外的星辉斑斓,他们相遇以来Strange一直喜爱用自己的姓氏对自己调笑,他曾对自己的男朋友的笑话无奈过,也曾一度想逃离,到今晚他的歌声响起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男人在对自己的称呼背后隐藏了多少的情愫。


Strange抬头看向了人群中注视着自己的特工,银灰色头发的男人笼罩在一片暖橘色的灯光中,显得格外温暖,像极了他给予自己的生活。他唱着歌,看着Ross眼中闪烁着的明亮与脸上的微笑,似乎从未想今天这样感谢神明――让他遇到了一个人,一个自己深爱着的,而对方也刚好如此的人。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 long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s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一曲结束,Strange深呼吸一口气,将吉他放在椅子上后慢慢地走下舞台。四周的人纷纷为他让开了一条路,好让他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他的爱人身边。


Ross从座位上站起来,眼眶微红地看着Strange慢慢地走向自己。恍惚间,时光流转,他仿佛看到了两年前慢慢地走到自己身边的Strange ,带着自己最熟悉不过的笑,牵起自己的手,轻轻地跪在自己面前。


“Mr. Everett Ross, will you marry me ?”


“ I'd love to. ”

评论 ( 4 )
热度 ( 43 )
  1. 屏山夜谈kiinkyoflo 转载了此文字
    100块的吸引力还是蛮大的 天知道我有多缺钱呢这发安利卖的不错 可惜我还是不会动笔发粮的啊哈哈哈哈哈...

© kiinkyoflo | Powered by LOFTER